位置:武陟县生活网 > 武陟旅游 > 正文 >

焦作广播电视报 :焦作市中站区南寺岭战役:一场没有载入史册的惨烈战斗!

2019年11月20日 18:51来源:未知手机版

幼儿园大班健康教案,今日新闻联播内容,quanhuang13

在她的引领下,记者一行首先来到麻地沟村一个叫碓臼坡的山沟中,只见在一片开阔的土地上矗立着几块墓碑,上面字迹隐约模糊。按照许玉莲事先多次找人辨认字迹:一号碑写着“河南省邓县城西王营中士王成万,民国二十八年七月一日阵亡”;二号碑写着“江苏省骁且县城西北陈河庄上等兵刘玉成,民国二十八年七月一日阵亡”三号碑字迹模糊,无法辨认;四号碑写着“江苏省砀山县城东唐寨上等兵唐朝民”;五号碑写着“河北省隆平县城南仙花寺村排副郭福贵”。仅仅5个石碑,有3个都深埋泥土之中,许玉莲自己用工具挖掘才露出地面,并自己编排了碑号。“78年了,这些孤零零的墓碑矗立在这里无人问津,成为孤魂野鬼,他们也想回家。”看着这些中华好儿郎战死沙场,魂归他乡,许玉莲心中难受得直想掉泪。

尘封的记忆九旬老人忆惨烈战役

78年前,在南寺岭一带到底发生了一场怎样的惨烈战役?随后,记者先后走访了多位村民和这场战役的两位见证者:栗井村92岁的老残疾军人王凤保和麻地沟村93岁的老支书赵成贵。

“1939年,我才十几岁,当时国民党第40军106师635旅五连、六连就驻扎在麻地沟村、寺后村附近……”见到记者,两位九旬老人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向记者讲述起了那场惨烈的战役。

国民党第40军106师635旅下属的几个连队多次下山偷袭鬼子驻地,让鬼子损兵折将,不得安宁。这支抗日部队死守通往太行山区的必经之路,致使日本鬼子不能向太行山区烧杀掠抢。日本鬼子恨透了这支抗日队伍,蓄谋拿下这支国军部队。日本鬼子先是利用热气球侦察好国军兵力、暗哨,遂于1939年7月1日凌晨开始进攻,一场的激烈的战斗,就这样在地处太行山区海拔470米、长3000米的中站区寺后村南、小王庄干锅掌北——南寺岭山坡上打响了。

千余名日军士兵先是突袭打死了6连设下的岗哨,然后动用坦克、大炮、轻重机枪等先进武器,偷袭南寺岭山上驻扎在麻地沟、寺后村的国民党军队。日军先用大炮轰击、轻重机枪扫射,同时动用坦克从干锅掌村后向南寺岭山上开去。国民党士兵用的只是汉阳造捷克式步枪、手榴弹。即便如此,将士们毫不畏惧,激烈反击。当日军坦克气势汹汹开到半山腰时,躲在深草丛中的士兵们炸断了履带,坦克停在半山腰不能前进。

战斗在惨烈进行。子弹打光后,士兵们就拿起大刀,与日本鬼子进行肉搏。方连长手持大刀,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最后壮烈牺牲。接着,临时任命的第二任连长、第三任连长、排长一个个都冲了上去,与敌人决一死战。大刀砍断了,就用树枝打、石头砸,用牙咬,和鬼子们扭打在一起。六连的毕班长在肉搏中砍死了七八个鬼子,终因寡不敌众,死在敌人的刺刀下。

七月的骄阳炙烤着大山。这场战役从凌晨4点一直打到下午5点多,由于战斗太激烈,水供应不上,国民党将士就喝地面水坑里的污水解渴。最终,由于力量悬殊、武器装备落后,除一名重伤员被当地百姓救活后其余全部阵亡。鲜血流淌在山上的坑坑道道,染红了南寺岭每寸土地。

战斗结束后,麻地沟的百姓们组织起来,用担架将阵亡的国民党将士遗体抬到村里,摆放在路上,足足有三四百米长,就连附近的几个窑洞也摆满了尸体。最后,村民们帮着随后赶来的国民党部队将这些将士的遗体匆忙掩埋在麻地沟村村旁一个叫碓臼坡的山坡上。由于当时条件所限,除了个别将士立有碑外,其余都随身穿戴军装连同遗体被一并掩埋,整整掩埋了两亩地。

铭记历史太行山人民不会忘记

据史料记载,国民党第40军于1938年1月,参加了徐州会战。在此次会战中,该军在鲁南地区死守临沂,阻止了日军东路军南下,为国民党军夺取台儿庄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大作用。1938年9月,血战台儿庄,40军立下汗马功劳,随后奉命来到太行山区抗日。1939年7月,第40军106师6连血战南寺岭。

近日,记者通过查看中站区十二会村89岁老游击队员李春景的回忆录,进一步印证了当年那段历史:1939年春,十二会村进驻国民党第40军一个营,有300多人,都住在老百姓那。军队也打扫卫生,公买公卖,不欺压人民。1939年4月,40军在南寺岭就是现在刘庄村村南那个岭上,和日军打第一个大仗,日军的装甲车冲到了山头,当时庞军长下的死命令,从早上八九点打到下午五点左右。这一仗下来,40军一个营只留下不到40人,有一个班长名叫李长修,就埋在十二会村村后的山头上,有碑记。

本文地址:http://www.wzxmy.com/wuzhilvyou/1301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